调高最低时薪劳资老调重弹 裁员加工时抑就业人数增?

安省政府决定较大幅度提高最低时薪,到2019年最低时薪升至15元。本国龙头超市Loblaw近期宣布﹐该调整对他们是一大冲击﹐将尽力设法应对。而多伦多数间华裔超市的负责人接受访问时也认为﹐此次最低时薪增幅甚勐﹐对零售业构成不小压力。

「阳光」超市集团总裁陈凯表示﹐在他记忆中﹐过往省府增加最低时薪的速度尚称和缓﹐从6元到11元﹐走了十多年。但这次却在数年中﹐要把最低时薪从11.4元到2019年1月调高到15元。

他说﹐对付的策略﹐无非就是两方面。一是调整工时﹐或者裁减岗位。此外﹐商品价格可能会有所上涨。这也不是他们超市单方面进行的。因为他们的供应商成本增加﹐也会涨价。

主流超市现在都有自助付款机﹐通常一个员工看几台机器﹐可以适当节省人力。但陈凯表示﹐他们的超市品种繁多﹐而且还面临偷窃的情况﹐因此目前无使用自助付款机的打算。

多伦多华联总会会长林性勇也经营超市。他认为﹐现时不少企业经营状况并不好﹐或者正好平衡。因此﹐过勐地增加最低时薪﹐可能导致一些企业倒闭﹐和员工失业。

他对付最低时薪升高的策略﹐和阳光超市相似。他解释说﹐对一间公司而言﹐人工的总数是既定的。一些人如果获得增加﹐另一些人可能被减少。但这样可能影响服务质素﹐和在某种程度上增加员工劳动力。

零售业员工工会(UFCW)称﹐每当政府提出增加最低工资计划时﹐总有一些工商组织出来宣称﹐失业率要攀升。但是﹐阿尔伯达省近期已经将最低时薪提高到15元﹐却发现该省就业人数增加了37,800人。而之前一些公司预计将流失工作岗位53,300到19.5万个。反对贫困的人士称﹐增加最低工资﹐对有些人来说是生存的问题。「为什么大公司不能把他们的员工当作人看待﹖」。

Loblaw超市较早前宣布﹐安省和阿省增加最低工资的政策﹐明年将使得他们增加工资开支1.9亿元。该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韦斯顿(Galen G. Weston)表示﹐他们的对策是﹕逐渐使用数码技术替代人手收银工作﹔在旗下的药房Shoppers Drug Mart内﹐增加自助付款机的使用。

安省另外一间大型连锁超市Metro近日也表示﹐最低工资提高速率较快﹐给他们带来较大挑战。他们将加速提高自动化程度的研究。但是该公司拒绝透露未来是否可能带来员工人数的变化。

该集团称﹐他们因此新增的开支﹐将占去年5.86亿元净利润的8%﹐占他们付出的1.27亿元红利的超过三分一。安省目前的最低时薪是11.4元。到2018年将增加到14元。2019年1月到15元。涨价当然是超市对付增加时薪的办法。CIBC一位分析师指出﹐Loblaw只要将商品价提高0.4%﹐就可弥补时薪增加带来的费用。但是﹐此间专家认为﹐在目前零售业向电商发展的情况下﹐不具备零售商大幅涨价的环境。

老调重弹 工时 裁员 劳资 调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