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新年伊始 还是一个时代的落幕?


2017  欧洲 美国渐行渐远 拉赫曼:听达沃斯论坛给人一种印象,作为政治概念的西方正处于崩溃边缘。欧盟官员如今日益有意向北京方面靠拢。


听听达沃斯的正式演讲和私下聊天,难免会有一种印象——西方(作为政治概念)正处于崩溃的边缘。

没人真的这样说。相反,即将离任的美国副总统乔•拜登(Joe Biden)声称,“保卫欧洲自由国家一直是美国的战斗”。唐纳德•特朗普(Donald Trump)任命的世界经济论坛(WEF)特使安东尼•斯卡拉穆奇(Anthony Scaramucci)也力图说服与会者,候任美国总统了解北约(Nato)和欧盟(EU)的重要性。

但是拜登和斯卡拉穆奇的辩解有点过了。二人都无法消除特朗普评论北约“过时”(称赞英国退出欧盟的决定时的原话)、以及表示“如果你问我,我认为会有更多国家退出”所造成的影响。如果特朗普政府按照他对北约和欧盟的此类评论行事,美国将撤出支撑大西洋联盟的这两个关键机构。

拜登说得没错,支持欧洲一体化是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外交政策的一贯原则。但特朗普在欧洲最亲密的政治朋友们,是那些对欧盟有深深敌意的政治家。他声称欧盟是“德国人的工具”,并预测欧盟将进一步瓦解,这些与他的朋友、英国独立党(UKIP)前领袖奈杰尔•法拉奇(Nigel Farage)的政治观点完全契合。法国国民阵线(National Front)领袖马琳•勒庞(Marine Le Pen)把这位美国候任总统的胜利称赞为新世界的开始。

可以理解,这一切造成了欧洲的焦虑。欧盟一位高级官员在达沃斯表示:“我尽可能地试着向前看并保持乐观,但欧洲确实面临着巨大威胁。”

欧盟面临的最大的直接威胁来自英国退欧。先在伦敦讲话、后又在达沃斯发表演讲的英国首相特里萨•梅(Theresa May),确认了英国希望推进退欧进程。英国还将退出欧盟单一市场、可能还会退出海关联盟。

对于梅的演讲,达沃斯的与会者有悲伤、有困惑、有忧虑。欧洲大陆人中弥漫着悲伤气氛,因为几乎没人希望看到英国退出欧盟。梅自信的语调则引起人们的困惑,因为人们普遍认为退出欧盟将对英国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。也有人感到忧虑,因为未来显然会面临艰难又极其复杂的谈判。

梅在达沃斯尽力向与会者保证,英国希望欧盟强大。但一旦英国和欧盟之间的谈判变得不愉快,英国的态度很可能会改变。到那时,欧盟可能面临来自莫斯科、华盛顿和伦敦的敌意——它们都可能会鼓励欧洲内部的民粹主义反欧盟运动。

这种威胁大大提升了今年欧洲一系列选举的重要性。达沃斯的共识是,反欧盟政党不太可能在荷兰、法国和德国赢得大选。

但每个人都知道,在去年的达沃斯,人们也曾对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、以及英国退欧的可能性不屑一顾,因此现在人们对2017年的前景明显很紧张。

对于特朗普确实即将宣誓就职美国总统一事,人们仍然存在难以置信的感觉。很多欧洲人仍然想抓住救命稻草——无论这根稻草是股市上涨、还是特朗普一些任命人选的深厚资历。还有一些老练的欧洲人,明智地选择不对这位即将上任的总统进行冠冕堂皇的谴责,以免事情变得更糟。

但是,在幕后和在演讲的字里行间中,人们开始意识到大西洋主义的时代或许即将落幕。在这种环境下,欧盟官员如今日益有意向北京方面靠拢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上提出的捍卫全球化的观点,受到了热烈欢迎。

在特朗普威胁背弃巴黎气候协定的情况下,欧盟一名高级官员表示:“气候变化问题的解决将由欧盟和中国领导。”

该官员还认为,欧盟现在必须“更积极地”与中国在国际贸易和投资等一系列其他问题上展开合作。

对于安全问题,欧盟官员不情愿地承认,特朗普认为欧洲国家国防支出不足是对的。但人们对支撑北约联盟的广泛政治共识挺过特朗普任期没什么信心。

并未出席达沃斯论坛的德国总理安格拉•默克尔(Angela Merkel)抓住了这种新情绪。她最近评论称:“欧洲需要照顾好自己。”毕竟,山姆大叔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。

 

落幕 新年伊始 时代